江苏11选5

《三聯生活周刊》訪問我校周用武教授

發布者:劉佩佩發布時間:2019-01-25瀏覽次數:730設置

    近日,我校周用武教授就飼養異寵問題接受《三聯生活周刊》訪問,鏈接如下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Tc5MTU3NTYyMQ==&mid=2650674756&idx=1&sn=6bf099c64b9f16193ad0bd29fb97a293&chksm=5afc076e6d8b8e786b16dcb13dc28e8939cb13cc00bade00c4f538f9919933589c16bd7f617b&mpshare=1&scene=1&srcid=01247jDgpLEKNv6n7hv5ea3B&pass_ticket=xEwH5ReLFMb24r9Z%2BM5L3oN4pEY6aEd1rRp3J2ogfWvru6h62OPhmIVe7d5uswln#rd

    原文如下:

異寵愛好者:毛茸茸已經滿足不了他們了

根據狗民網鈴鐺寵物和亞寵展聯合發布的《2018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》,中國的養寵人數已經達到7355萬,其中,有76.8%的人飼養貓狗,除此之外,有1707萬人飼養水族、爬行類和嚙齒類動物。在這龐大的數字之中,隱藏著一個仍然小眾的異寵市場。

異寵,又稱非傳統寵物,以爬行動物、節肢動物、昆蟲、兩棲動物和嚙齒類小動物為主,最先出現于歐美和日本,之后進入港澳臺地區,并在近年來逐步進入大陸市場,徹底打破了貓、狗、鳥、觀賞魚類、花卉所構架的寵物市場傳統格局。從業者和消費者都因為熱愛而參與進來,而由于相關法律仍屬空白,這個蓬勃發展的低門檻市場長期處于混沌的狀態。

養寵生活

丟丟從公司領養了一只非洲迷你刺猬“嬋娟”,在此之前,她對這種小動物的認知僅限于網紅小寵物的圖片,第一次見到活的刺猬,她就被“俘獲”了。來到家里之后,嬋娟生了一窩小刺猬寶寶,丟丟就用鏡頭記錄寶寶們的成長。

剛出生皺巴巴的身體、圍著媽媽搶奶吃的萌態、戰戰兢兢地走路、吃飽了慵懶地打個呵欠……它們的每一個瞬間都讓丟丟“萌出一臉血”。她把刺猬寶寶“四萬”留了下來,并為其他的幾只找到了新的主人。


每天,丟丟都會給寵物換新鮮的糧食和水,糧食是精心挑選的一種貓糧,“這種糧食口感還不錯,而且顆粒度比較小,營養也到位,我家刺猬比較喜歡吃”,偶爾還會加一些新鮮的大麥蟲當作小零食。

一個月后,刺猬身上有了些異味,丟丟決定給它洗洗澡。在丟丟拍攝的視頻里,天生怕水的小刺猬從最初入水緊張地揮舞小爪子推拒,到四腳朝天仰躺在水池里愜意地享受“溫泉馬殺雞”,全靠主人耐心的安撫。盡管很繁瑣,丟丟卻說自己最享受這個過程,“它在洗澡的時候會把自己完全交給你,就讓你覺得,養了這么長時間,終于算是有感情了。”


為了讓寵物處于舒適的環境,丟丟夏天會把刺猬的小窩放在空調房里,冬天則讓箱子保持在恒定的25度。她說,刺猬滿足了自己養寵物的一切要求:“當自己有需要的時候,就可以把它放出來,讓它在身上玩,自己很忙的時候,也不用費力照顧它。不占用太多精力,也能滿足自己養寵物的興趣愛好。”

阿良良木翼是一名植物學專業的碩士研究生,從小就對花鳥蟲魚感興趣的他在九年前開始飼養蜘蛛,從一開始的三只到現在的一百多只,他有意收集不同的品種,“覺得好看的品種總是想要擁有的。”他的寵物家族里不僅僅只有蜘蛛,還包括角蛙、守宮、魚、鳥和蠶寶寶。


阿良良木翼的另一個身份是一名B站萌寵UP主,自2016年開始,他在網站上定期更新自己的養寵日常,從《玩命up徒手抓劇毒捕鳥蛛,簡直刺激》到《胖成球的肥宅紅蛙第一次吃活蝦,真香》,他的視頻播放量穩定在1萬左右,而點擊率最高的《把一條性感肥蠶放到一群蜘蛛寶寶中間會發生什么?》播放量達到了100.4萬。他告訴我:“不同品種的蜘蛛體型、顏色都各有特色,也是非常有魅力的一種生物。看著它們捕食成長,成功繁育后代,都是非常有意思的,看到新孵化出的小蜘蛛,我能感受到那種生命的希望。”



幾年前,我的朋友葉一告訴我,他養了一條蛇,看到我表現出的驚詫,他解釋:“其實沒養蛇之前我也有那么點兒怕蛇,畢竟在城市里也接觸不到,也就在電視上看看。”但偶然之中,為了自己養的魚走進花鳥魚蟲市場,他機緣巧合地摸了摸寵物店老板的蛇,就此被那種手感折服。“然后慢慢地就開始自己學著養,主要是我本身對動物感興趣,喜歡一種事物后總是想更了解,就一點一點掉進這個坑里。”

因為害怕父母反對,葉一的第一條寵物蛇處于“不見光”的地下身份長達兩年,藏身之處是他的床底,這種“偷偷摸摸”的狀態讓它總是挨餓,最終因為主人的疏忽死去。這讓他非常傷心,之后他下定決心,經過漫長的拉鋸戰,為自己的新寵物爭取到了“合法地位”。

如果能夠欣賞冷血動物的外觀,蛇看起來倒是一種很好的寵物:“打理上不用花太多心思,定時定點換墊子、換水,一周喂一次小白鼠就行,其他時間也不愛動,就放一邊兒呆著也不粘人,貓狗就不一樣了,你又要遛又要給它洗澡。而且它的手感真的很nice,你摸一次肯定就會喜歡的。”葉一對寵物蛇的優點如數家珍。

但他的養寵生活并非一帆風順。作為冷血動物,蛇對溫度更加敏感,一次冬日家中停暖,回到家后葉一以為自己的寵物已經被凍死了,但揣在身上捂一捂,它便恢復了活力。這之后,他為愛寵添置了特制的加熱墊。有時,被遺忘在腦后的寵物蛇也會在餓極的時候咬主人一口,葉一對此并不在意,抹點碘酒便一切照舊。

而對于不少人對異寵抱有的疑慮,阿良良木翼表示理解:“畢竟很多異寵與人們常見的寵物差別較大,包括絕大部分蜘蛛也都是有毒的,但是如果管理得當,科學飼養,異寵真的是很符合現代生活節奏的一類寵物。包括在歐美,異寵和貓狗一樣,都已經是人們喜聞樂見并且非常普及的寵物了。自然界是豐富多彩的,每一種小生命都有其獨特的魅力。”


規制空白

雖然異寵愛好者越來越多,但目前在中國,這個行業仍然是一個特別小眾的領域。潛在規模很大,卻尚未被開發,因為眼前阻礙重重。阻礙之一是尚存空白的法律規章。

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森林公安司法鑒定中心技術主管周用武告訴本刊:“目前我國還沒有專門關于飼養異寵的法律法規。201711日實施的新修訂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》沒有明確提及飼養異寵的問題,確實存在空白。”

在我國,飼養保護動物和非受保護動物面臨的境況截然不同。根據法律規定,繁殖、售賣、飼養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或《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》附錄III中的物種必須到林業部門辦理《馴養繁殖許可證》,無證經營會觸犯刑法,輕則沒收罰款,重則判刑。而《馴養繁殖許可證》需要達到相應條件才可獲得,只適用于企業,個人無法辦理。因此,異寵愛好者豢養保護動物作為寵物基本上可以算作是違法行為,無論其來源是人工繁育還是野外捕捉。

對于非受保護動物的相關經營活動,“國內可能在某些省市區有相關地方性的法律法規,也比較少。國家層面,新修訂的野生動物保護法沒有提及”,周用武說。

這意味著,異寵市場整體還處于缺少法律監管的混沌狀態,很多活動仍處于灰色地帶。在各類異寵的論壇貼吧里,愛好者們會不遺余力地做相關法律的科普工作,以避免因為飼養寵物出現問題。但事實上,野生動物物種的交易買賣從未絕跡。

而更大的阻礙,在一家爬寵用品零售企業的負責人寇天巍看來,在于這個低門檻市場的從業者普遍素質較差。異寵有別于貓狗,并不是只有一種養法,蛇、蜥蜴、龜、蜘蛛,每一類寵物都天差地別,這就需要從業者有相當的知識儲備。“但現在業內缺少規范,那些不愛學的人也會混進來,把整個行業搞得烏煙瘴氣。”

我們可以在運輸環節里窺得這個行業處于灰色地帶的一角。目前,在國內購買異寵的渠道分為淘寶、微信、論壇貼吧和實體店鋪四種,前三個環節都離不開快遞運輸。而《郵政法實施細則》第三十三條規定,禁止寄遞或者在郵件內夾帶各種活體動物。行業中通行的做法有兩個,一是隱瞞快遞員,假裝自己寄送的是普通包裹,第二種成本高一些,和快遞員打好關系就可以一勞永逸。但這種做法的風險可想而知,2018年,陜西一女孩網購銀環蛇被咬致腦死亡的事件,就曾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。

異寵市場上流通的動物,有些直接從野外捕捉馴化,有些從野外搜集卵、蛋在人工條件下孵化,有些在人工條件下繁殖,還有一部分從境外走私而來,這其中潛藏著很多環境風險。對于異寵行業主要的批評聲音也集中于此:一些野生動物的購買者并不具備飼養能力和條件,導致野生動物死亡或被遺棄,這既不利于野生動物的保育,也存在物種入侵和危害公共安全的風險。

周用武表示,野生動物作為寵物,如果其來源和處置嚴格控制在人為條件下,對生態環境不會造成太大影響。但是,從環境中獲取野生動物作為寵物,或者已成為寵物的野生動物進入到環境中去,則有可能會對生態環境造成負面影響,可能會導致人身傷害、傳播疾病乃至外來物種入侵。“異寵產業的發展需要進行規制。既然社會有這方面的需求,完全禁止不太可能,應該制定相應的規則將其納入管理,對個人豢養的異寵來源、日常管理和處置、人工繁育與野外個體的標識加強監管,管控隨意棄放行為。”

東北林業大學野生動物資源學院教授徐艷春告訴本刊:“現在是個異寵時代,各種怪異的非傳統寵物已經改變了人們的生活,更危害著生態系統,尤其是我國,應該還談不上存在監管漏洞,而是整體空白,太需要呼喚立法規范人們的行為,并讓擁有者和遺棄者享受快樂的同時也要擔起社會和生態責任。”

或許,在盲目熱愛之外,進入這個仍處萌芽期市場的人們更需思考的是,什么是真正的熱愛,又要怎樣讓這份熱愛長存?

  


返回原圖
/

江苏11选5 重庆百变王牌 看足球指数的软件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球探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即时指数手机版 竟彩 球探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彩票九手机登录 河北11选5 球棎足球比分007